第二章 作家的烦恼
           言卺 著

第二章 作家的烦恼

你问我作为一个作家最大的烦恼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是生存!

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中说的好: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

当一个人以连续食不果腹几个月的姿态存活的时候,你应该知道的是,这个人会精神非常的颓靡,求生意志十分的脆弱。这种人面临最可怕的是饥饿带给她对精神的考验!

正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我相信我现在的这个鬼状况,是每个作家都会必经的地狱时期。生活越是低沉黑暗,我越是要彰显人性的强大,巍峨地活着,每天坚持跑步训练,坚持写作,坚持幻想,坚信美好。

今天的我正好是接受饥饿生存挑战的第193天,今天我依然饥饿,今天我依然渴望,今天我的目标还是一样,被人接受稿件。

正当我面对电脑,敲着自己写好的第453部小说的时候,手中终于吃完了屋内最后的粮食-一根从家里寄过来的老家番薯干。

不得不说,我虽然放慢了速度,以半个钟头嚼半根番薯干的速度进行着,但嚼到下午2点多的时候,那一袋子的番薯干理所当然地全数阵亡。

我前一秒还以为今天的目标是投稿成功,但是此刻的我改变了主意,今天的目标是先生存!

距离家里还有大米、面食、水果的日子已经超过一个月,距离我吃完最后一根赖以生存的番薯干已经过了一个钟头,我敲打键盘,浴血奋战的手指头已经垂下了它们高昂的头,败下阵来。我必须认真想想怎么才能搞到今天的晚饭。

我停下打字的疯狂状态,在手边拿来一张纸,拨开电脑,拿起黑色墨水笔,认真思考着一个可以得到粮食的策略。然而时间又过了半个钟头,我依然没有在白纸上写出一个字来!

眼下如何是好?虽然我银行卡账户里还有560块8毛4分,但是这些钱都是拿来交房租还有水电费的。即使我的支付宝还有微信里一共剩下60块7毛2分,但那些都是拿来给自己和老爸老妈充话费的。现在房间里也搜查不出一毛钱来。我既不可以认衰问老爸老妈拿钱,又不能那么狗崽子去求弟弟们给我发红包。更加不能去问那些生存也有危机感的同学朋友们借钱。所以,所以我只能够自己想办法生钱出来!

哎,有了!

我灵光一闪,记得小区门口有一家收废品,远一点还有一家收购二手书的书店。我开始打家里的书的主意,而那些装被子装风扇的包装箱,还有平时收快递的箱子我早就储起来有一沓了,现在正是启动这个代号为“生存一号”行动的好时机!

我放下手中的笔,眼快手疾的拿起来一沓早就被我分类出来可以变卖的书,再提起一沓早就被包装绳绑好的纸皮,拿起钥匙,冲出门口直奔废品站还有书店!

在我被饥饿感强烈占据了两个钟头以后,我通过“生存一号”行动,终于变卖到了20块钱。很好,这20块钱够我买一些蔬菜和粉面,撑一个礼拜了!

万岁!一想到今晚可以有吃的,我就非常兴奋地奔跑到菜市场。

就算我现在一身流浪者风格的穿着飘荡在这个个个人都衣着艳丽的街道上,显得那么得落魄。但只要能够生存,我的外在并没有任何关系。

我哼着歌,蹦蹦跳地奔跑着,忽然发现自己脚下的两只陪了我六年的板鞋的鞋带松掉了。我立马停止,靠边蹲在绿道上绑鞋带。

正当我绑完鞋带,幸福地拉拉两个鞋带蝴蝶结有些骄傲的时候,用力过猛,鞋底和鞋面掉开了!

挖槽!这太没人性了,老天爷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这是我唯一一双可以穿的出街的鞋子啊!

我有点崩溃地就蹲在街上哭喊了起来,这时候从我的正前方走过一个黑影,一张5块钱和两个硬币掉在了我跟前。我心想糟糕,有人掉钱了,立马就捡起钱往刚才在眼前路过的人追过去。

我拼命一跑,把两只鞋底留在了原位,但是我深知,没有人会这么残忍把两个鞋底也卷走,于是我继续这么几乎双脚板赤裸裸地追上了那个人。

我用力地挽着那个男人的左手一掰他往后,只见这个男人转身过来给我的第一眼感觉是,噢my佛祖观音玉皇大帝圣母玛利亚!这个男人贼帅了!

怎么办,怎么般,此时此刻的我心跳加速,双脸涨红,两手发软,双脚打颤,语无伦次地说着:“先生,你掉的钱。”身体微微弯腰,双手诚心诚意地呈上这5块2毛钱。

我说完话,就低着头不敢扬起来。因为这个男人真的太帅了!

应该怎么形容来着?

噢,天神!一朵花,一棵树,一片叶子。眼前的这个男子是你未曾带给我的叹息。这朵花,这棵树,这片叶子,是我看过他以后就想遗忘的东西。他的笑容是照耀着大地的太阳,他的眼睛就是黑夜里闪耀的星辰。为何他的鼻梁高高地,像是我无力攀爬到顶峰的珠穆朗玛!噢天神,一朵花,一棵树,一片叶子,都比不上他会笑的眼睛,他的头发性感地卷曲在空气之中,左耳的耳垂上那颗迷人的红钻石发出让人心碎的美。噢,天神,他是不是你给我的天使,是不是你赐给我的美丽的叹息。

这大概就是我心底想说的的。

我还是低着头不说话,只是傻傻地笑着。

一把磁性满满的男声打破了沉默:“这不是我掉的。我看你蹲在路边又哭又喊的,很可怜的样子。恰巧我刚刚买了一瓶可乐,人家找钱给我5块2毛,我就想着不如给你买个包吃什么的。”

What?他说什么?他的意思是在施舍我吗?我怎么看起来就像个乞丐了?

我愤懑地抬头,把钱塞回给这个美男子,急急忙忙地两个眼睛挂着热泪,哭着跑开了。

我并没有回头看看那个人是什么反应,也没有看他到底有没有追上。因为此刻的我自尊心受到了伤害。

我很傻,我很笨,我很天真,我总想着可以没有钱,可以很不注重形象,只要心中有热爱,我始终坚持,我便是快乐的。即使吃不饱,睡不好,没钱买蚊香晚上老是被蚊子叮咬,但是我还是快乐的,因为我心中有爱有理想,我相信未来。

但是,我真的受伤了,我在别人面前就是一个落魄的乞丐,需要别人的怜爱和施舍。我到底算什么?

我哭着跑回去方才鞋底落下的路边,但是更加让我伤心的是,我的两个可怜的鞋底不见了!

老天爷,你是故意的吧?你是故意今天安排我出来,受一次又一次的伤?故意让我疼痛,故意让我绝望,故意挑战我的意志力,故意暗示着我应该醒来,故意要我做回一个“正常人”吧!

我楞了一下,没有跑去菜市场买菜的,直接就奔回了出租屋躺在床上,盖上被子
没日没夜地哭着,不管肚子打雷打得如何地激烈。

我真的受伤了,我只想静静地一个人哭着。

那是我在6个多月以来,第一次和男生说话。

但是,我却受伤了。

恋爱,恋爱到底算什么?爸爸,妈妈,我真的需要恋爱吗?

评论
热度(1)

© ElingC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