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作家的初次约会
    言巹 著

“什么鬼?女朋友!?”

没想到,“我愿意”三个没脑子的字迸出来后,我的理智才苏醒过来。

他是向我表白吗?这才勉强算是第二次见面,就要我做他女朋友,这委实不靠谱!

我自认没有国色天香的姿色。就这个身高一米五五、比例匀称、穿衣打扮没有美感而言的我,不至于能够被人一见钟情,二见倾心啊?

“抱歉了,我这么唐突问你。但我不是在开玩笑,我是认真的。”这个叫做倾玖的美男把车停在了路边,静静地看着我。

阳光在窗外洒进车里,逆光看他,好像头戴一顶金灿灿的皇冠,那么的高贵、那么的严肃!

他看着我的眼神那应该用什么来形容好呢?含情脉脉、一往情深、深情款款、柔情似水、情意绵绵......

不可能啊,像我这个99%基因遗传到我那个长相淳朴的母亲的人,何德何能在同一天里既能够吃饱饭又可以抱得美男归?

“陈大妹小姐。请你接下来认真地听一下我说的话......”

在他说完上面那句话以后,大概过了10分钟,我终于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这个叫做倾玖的美男,姑且就用倾美男称呼。倾美男家住上海,本来是要来广州出差一个星期的。但是他同时又被家人‘逼迫’(按他的话说)着来这边顺便相相亲。只是离谱的是,倾美男的家人给他安排了每天8场的相亲,折合起来一共56场。

这分明是要凑成56个民族来个民族大融合啊!他的家人真是太有爱了......只是这是不科学的。

作为曾经陪伴朋友去过n多次相亲的我,一场相亲至少也需要1-2个小时,才能促进双方的理解,当然不合拍的可能几分钟就散Band了。我已经觉得倾美男生活的艰巨了,于是我也很明白他为什么会希望我当他的“假女朋友”,来帮他解散每一场相亲。

“好,我愿意接受你的请求。”这么可怜的一个男人,我忍心不帮助吗?何况他还说每次相亲都可以请我吃饭,一天吃八顿饭,这难道不是苍天对我最大的恩赐吗?感谢你倾美男,我会努力成为你的“拆伙女友”,结束你相亲的噩梦的!

此时的我已经陶醉在自己的伟大“牺牲”之中,闭起眼睛把嘴巴笑成了半月状。

当然我自嗨的样子,让倾美男笑了。

“哈哈,你真的很有趣啊,陈大妹小姐。”倾玖捂着嘴巴大笑,但他的眼泪还是捂不住地飞溅了出来。

他真的觉得我很有趣,还是觉得我很傻?但在我眼里,倾美男真的很可怜。

我宁愿宅着单身,也不愿腹泻式的相亲。

“我一点都没有觉得你傻,我觉得你真的很可爱。”倾玖用他大大的手,摸着我的头发,我的双马尾被他揉得有些凌乱了。

为什么他好像真的能够听到我的心里话?我傻傻地看着他。

莫非他是拥有读心术的奇人?长得那么好看,有特异功能也是挺正常的。

说不定倾美男是个吸食少女仰慕之心来维持美貌的妖怪!但,这样的一个妖怪,好像也会心甘情愿地成为他的饲料。

晕......我在想些什么。

看看,他又在笑了,这次终于捂不住嘴巴,直接就笑喷了!

“大妹小姐,不如我就叫你大妹吧。”倾美男拭去眼角的泪花,顺手就捉起我的双手,一脸虔诚地看着我。

“大妹,请你一定要帮助我脱离苦海。”倾美男抿着嘴唇,做出一副梨花带雨的表情。

“我会帮助你的。作为一个作者,很多人都在我笔下成为了悲剧的代表。”我也忍不住眼睛里噙着泪花,“而你的故事,是一个新颖的悲剧题材。你已经充分地激起我的创作欲望,我会帮助你改写你不幸的命运,成功地成为你的‘拆亲助攻队队长’的!”

是的,作为一个作家,我可以把人写残了。但是活生生看着一个美男被56场相亲压在身上,我的同情心不由自主地泛滥起来。如果我有超能力的话,我会哭满一车的泪水,让他明白我是多么的同情他。

“哈哈......”倾美男又笑了!

“大妹,既然你说自己是作家。”倾美男把脸蛋往我面前靠近了10厘米。

“不如你发挥自己的才能,策划怎么安排一个故事来帮我结束那些相亲吧。就从一会的相亲开始。”倾美男邪魅地笑了一下,是的很邪魅,感觉有什么阴谋。

“你的笑容有诈,告诉我你没有脑袋想些什么歪歪的东西。”我如实地说出了内心的想法。

“绝对没有。我是不会骗你了。我只是觉得以你的才能,可以让每一场相亲都结束得特别的具有艺术性。”倾美男放开我的双手,又开始正经的开车。

艺术性的结束吗?我如果真的是一个作家,那么去编排几十个故事,让每次倾美男的相亲都以不同的剧情结束,那不是超级好玩,超级具有实战性,超级有意义的锻炼吗!

“倾玖先生,我愿意接受你的挑战。”我转身坐直,目光炯炯地正视前方。

这样的生活,有意思!

“咕咕咕......”这是我肚子叫的声音......

肯定是太久没吃东西了,我的胃向我求救了。真是可怜的胃,怎么跟了我这样的主人,投错胎的胃,真叫我羞愧。

“很快就到饭店了。一会,你尽情地吃,但也要想办法帮助我。”倾美男笑着说。

“嗯呢。”

我还能说什么,能让我饱餐一顿的人就是大恩人,这点小事不算什么!

几分钟过后,我们来到了位于高德置地E座秋商场的Landmark Bistro西餐厅。

还没看见餐厅,我就被意大利面的香味牵着鼻子走进去了。倾美男立马从后面跟上我。

我顾不上欣赏什么室内设计装潢,顾不上看那些帅哥美女在餐厅里眉来眼去了。我只看到那些桌面上摆着的美丽的、诱人的食物。

嗯,那不是芒果布丁吗?真的看起来好Q弹可爱!

噢,酥脆的苹果派在那个男人的嘴巴里炸裂。

嗯,调皮的牛仔骨成为了那个女士的叉下亡魂。

那块健康强壮的牛扒,最终还是被那个小孩切成几块,送进了他的血盆大口。

哦,卡布奇诺正在服务员手中的托盘上散发着迷人的色彩。

......

亲爱的食物们,我来了!

我一路擦口水,紧紧地跟着倾美男,在一个女服务员的引领下一起走上了旋转楼梯,来到了二楼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上菜吧。”倾美男对服务员温柔地说到。呵呵,我看到那个女服务员的脸变成姨妈红,这个男人果然就是移动的荷尔蒙,专门让纯真的女性们神魂颠倒。这个男人放在古代,一定会成为一个绝色的男姬,祸国殃民。

倾美男看着我,只是一直地微笑,不说话。

几分钟后,桌面上就摆满了我刚才一路上看着流口水的食物!

“嗯,我不客气了!”我礼貌性地看着倾美男说了一句,就开始开涮了!

嗯,我喜欢黑胶牛扒。

额,一边吃着苹果派,一边吃着布丁,实在太美好了。

我果然没有被上天抛弃,让我遇上倾美男,真是太幸福了!接下来几天都能吃的饱饱的,我感觉死了,也无遗憾。

就在我大快朵颐的时候,一把女声飘进了我的刀叉交响乐中,成为了主唱。

“请问,这位是倾玖先生吗?”

嗯......

这不是一把绿茶婊标配的A、B调、压抑得厉害、但又欲拒还迎带着些许颤抖的娃娃音吗?

我惊觉地抬头,冲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胸前的纽扣若无其事地解开了3个扣子、展示出澎湃胸线的轻薄白衬衫,把领结松垮地、装饰性地戴在脖子上,黑色的百褶短裙裙提到刚好遮住小内内的位置,最显眼莫过于那双左边吊带绳子掉了的长筒丝袜。再看看她那副可爱迷蒙的样子。

嗯,分析完毕。

这是一个好好看的绿茶婊!这样的绿茶婊真是养眼睛,我都不好意思一会要拆散她和倾美男了。

“你一定是高盛集团的二千金,高小圆了吧?”倾美男站起来,礼貌得让我意外的是,他竟然拿起这个高小圆的手,行了个吻手礼。

好吧,这厮果然是蓝颜祸水的代表。

还叫我帮忙拆伙,你表现得这么恭恭敬敬的,看这个小姐已经脸蛋熟透了,那双眼睫毛像洋娃娃一样飞起来的媚眼,已经欲火焚身似的要把你吃掉了!

这叫我怎么做才能既维持我的风度、又表现出我出色的表演水平地编个好故事出来呢?倾美男,你是在增加我的工作难度啊,这个老板有点坑.......

“小圆小姐,不如你坐在我身边吧。”倾美男牵着绿茶婊坐了下来。

这下子,两个人终于把目光集中在我身上了。

我瞄了倾美男一眼,头脑风暴了几秒钟,就想出了一个好剧本!于是我清一下嗓子,咳嗽了几声,准备发言。

“高小姐你好,我是倾玖的第593个一夜情对象。我们刚好从酒店来了一发就赶过来见你了。”我满腹坏主意地笑着站起来,向着绿茶婊伸出手,继续说着:“听倾玖说,今晚你会临时加入我们,组成3P阵营,在枪林弹雨下同我一起血战到底。”

我轻轻地弯着腰,把头底下,看着美味的黑椒汁在牛扒上静静地流淌。

虽然看不到两个人的表情,但是我觉得我的台词反映了丰富的跨时间剧情,足以粉碎这一场相亲。

我很满意地慢慢地抬起头。

“哈哈哈!有意思!想不到倾玖你竟然是这样的人?”绿茶婊仰天长笑了几秒钟,转头就挨近倾美男子贼贼地笑着。

这句台词是否折射出绿茶婊对相亲对象的失望?

我认为,这很明显是的。

“不过......”绿茶婊伸出她那双漂亮地做了芭比甲的手撩过我的下巴,嘴角歪歪地扬起来轻笑一下。

“我对你这个一夜情对象并没有‘性’趣。”绿茶婊又转头,用一种高傲的姿态看着倾美男说到:“要是真的要玩,不如我叫上我姐和姐夫,等一下就去我家旗下一个酒店开个总统套房,我们好好地玩耍玩耍。”

只见绿茶婊已经整个人买进去了倾美男的怀里,她秀色可餐的大腿在他的大腿上磨来磨去。倾美男依然洁身自好,泰然自若的样子,让我心底不禁地为他的坚忍鼓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我bilibala,哈哈哈!

碉堡了!辣眼睛!

剧情神反转,想不到这个绿茶婊深藏不露,竟然还有这一出!竟然想拉住自己姐姐和姐夫,来个四人行,没那么容易!

我要用我的剧本扳倒你!

“高小姐,你这样说,奴家可是会伤心的。”我立马转换成可怜小猫咪的姿态,咬着手指,把背靠着沙发,酝酿这下一句。

“怎么了你,装什么绿茶婊!不就是一夜情吗,用得着吗。”绿茶婊用她美妙动听的声音温柔地骂着我,随即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张支票递给我。“这张是50万的支票,就当是你的酬劳,你自己一边凉快去。”

我靠!怎么她骂人的声音也这么好听!

不行,我要保持理智,不可以对战的时候内心竟然仰慕敌人。

“高小姐,既然你这样说,我就不瞒你了。”我立马双手捧着脸放在桌面上,看了冰山脸的倾美男一眼,转而眼直直地看着绿茶婊。

“高小姐,其实倾玖已经怀了三个月的身孕。我希望我们的孩子能够健健康康地产下来,不想你这样美丽的女性插足我们两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自己怎么把这些关系逆转的,但是我脱口而出的那一刻,我觉得我是个天才。

这时候,倾美男总算露出惊讶的表情,两眼眨眨、无辜地看着我。

那个高小姐自然秒崩溃。迅速从倾美男的身上解脱了下来,然后猛然地站起来,指着我们准备开骂。

“我,我真没想到!你们竟然是这样的狗男女!”只见她指着倾美男,又指了一下我。然后她气得跺脚地又指着我再指着倾美男更正到:“够男女!”

然后,绿茶婊一边打电话,一边急急忙忙地往楼下走下去,远远地传来了巫婆似的声音:“爸!你怎么给我介绍了个死人妖!”

“人妖怎么了!人妖也要爱的权力,人妖也有做爱的权力,人妖也是人啊!”

我晕!我竟然站起来在餐厅里大声地回绿茶婊那远去的声音!

“啪啪啪啪......”

一阵阵掌声在餐厅里响起来。

“好!说得好!”

“对啊!人妖也是人,怎么碍着那个女人了!”

“姑娘,说得好!”

“好好珍惜你们的爱情,我们支持你们啊!”

......

想不到我这么一说,没有出丑被人喝倒彩,反倒是得到了大家的认同和鼓励。

只是我看到了倾美男的四周被团团黑雾笼罩,仿佛是积压着一场雷暴雨。

可随后,他身边的低气压又不见了,换上了灿烂的太阳。

“大妹,真是辛苦你了。刚才的对白,真的好精彩!”倾美男拍拍手掌表示鼓励,只是我觉得他好像有点不对劲。

“你是在怎么了?为什么觉得你有点不开心。”我怯懦懦地问他。

“我怎么不开心了?”倾美男托着脸蛋痴痴的看着我,之后就神情、动作大变!

“天啊,我要死了。刚才的事情被她传了出去,我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爸我妈他们肯定今晚要打炸我的电话!我的朋友圈和微博肯定都是我朋友那邪恶的耻笑声!天啊,你真的是太厉害,大妹!”倾玖说着一连串的台词,双手胡乱地捉来捉去,弄乱了他好看的中分头。

“你不要这样子,这么伤心的话,弄坏了发型就不好看了。”我十分担心地看着倾美人说到。

我真的不希望他伤心过度,不顾形象。毕竟我还是希望他美美地去毒害更多少女的眼睛,让这份幸福得以广泛地传播,我可是爱分享的人儿。

“大妹,你怎么可以这么没有同情心.......”倾玖心如刀割地看着我。

他的深情很真挚,我觉得真实的他应该是这样有情绪的。而不是分分秒秒在我面前变成天使。

“嘀嘀嘀嘀......”

一阵阵信息提示音从倾玖放在桌面上的手机传出来。

我看到他一开始万念俱灰的拿起电话,到笑颜逐开的看着手机,再到欣喜若狂地光速打字。

然后他骤然捉起我的双手,郑重其事地对我说:“感谢你,大妹!你果然是我的福星!遇见你,果然是我在广州发生过最好的事情!谢谢你!”

等一下,他刚才不是有手撕我的冲动吗?怎么一下子变成了一条哈巴狗......

“多亏了你空前绝后的临场发挥,一下子故事就在广州这边的相亲圈传开了,今天的相亲对象都发信息来骂我是够,骂我是禽兽,是变态。重要的是,她们都不想和我相亲了!”倾美男泪眼汪汪地看着我。

“所以呢?”我还是有些懵圈。

“所以我今天真的自由了!”倾美男超级无敌开心地拿着我的手在他脸上蹭来蹭去,这时候我觉得有些嫌弃他。

“我太开心了,这得之不易的自由。虽然我的名声受损,但是结果让我喜出望外!”倾美男放下我的双手,直接捉起我就把我往楼下拖走。

“等等!我要打包那些食物!给我打包那些食物!服务员,麻烦你帮我打包食物!”我高亢嘹亮的叫声在餐厅里回响。

美男可以辜负,但是美食,我绝不可以辜负!



评论

© ElingC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