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作家的晚餐
言巹 著

(1)倾世的独白时间

古语有云:每个美貌倾国的弟弟背后,都有一个倾世美颜的姐姐。

大家好,我就是貌赛潘安的倾玖的姐姐-倾世。

在倾氏旗下的九江集团里面,我担任的职位是华南地区的区域总裁,稳坐集团的第二把交椅。

今晚我我有一个目的,就是看看我亲爱的弟弟-倾玖。还有看看那个在今天火速成为广州名媛八卦圈里面的风云女友,到底是何方妖物。

白天时候,我正在和高盛集团的高老总在商谈一份重要项目。正要签字的时候,想不到他老人家接了个电话,忽然就大发雷霆。之后他就滔滔不绝地说我那个不可一世的弟弟,怎么带着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去拆场,害他的小女儿在相亲的时候当众蒙羞。

我那时候的第一反应是:太好了,幸好那场相亲毁了!

毕竟我早就看他的小女儿不顺眼了,年纪轻轻的竟然勾搭老娘在酒吧物色到的男人,这样心思不单纯的小女娃,被人欺负一下也是活该啊。

但是我听着高老人家后面的说辞,渐渐地觉得难以置信。

首先,我那个冰山脸二弟是怎样拐带了一个女朋友的?其次,我弟什么时候有一夜情的习惯的?再者,我弟什么时候瞒着我们家人做的变性手术,还能给我怀上了一个侄儿?更离谱的是,我弟打小就是个男的,我都帮他洗过几次澡了,这一点不会有错啊!

那么问题是,那个莫名其妙蹦出来的女朋友怎么会说了那么一堆离谱的话?

我那时内心充斥着十万个为什么和十万匹奔跑的草泥马,但我利用自己的高情商和高智商快速地安抚了高老总的心情,最后成功签下了那个商业项目。

搞完这坛祸事以后,我就给那个为我搞了几个炸弹的弟弟发了晚餐邀请。

我倒要看看哪个孙子毁了我弟弟的清誉!还害我的手机被一堆八卦留言轰炸!

就连我那些远在上海和国外的朋友、足足有10年不联系的远房亲戚都来和我说:倾玖原来是个好姑娘,早知道小时候就把他骗了回家当媳妇!

有些人还问我弟去哪里做的变性手术,怎么颜相还是那么扛扛的一脸阳刚,坚硬如铜墙铁壁的八块腹肌为何如此诱人?

最让我无语的是有人问:倾世啊,静悄悄地告诉我,你是不是个男的?

我去,你全家都是男的,你妈也是男的,你老婆也是男的,你女儿也是男的!

我可是货真价实、曲线完美的真.女.人!

“哦呵呵,我倒是要看看哪个人才让我弟做了人妖!”我翘着二郎腿坐在这间诺大的新艺术风格装饰的饭厅里面,邪恶的笑声在这家私人住宅回荡。

女人,一会我就要手撕了你。

满腔愤怒的我,忍不住狠狠地叉了几块今天才从苏格兰空运过来的、由我家星级主厨做出来的底格斯牛肉塞进嘴里。

嗯,这美味,有带给世界和平的幸福感满满地溢出我的身体。其他牛肉也有好吃的,但我独嘴里的这个爱底格斯牛肉,因为这是来自我的暗恋的那个男人家养的牛啊。入口如他,那么娇韧可口。。

咳咳,我的独白似乎跑远了......

我就喝着这杯Romanee Conti 红酒,做好“打怪”的准备算了。

(2)陈大妹的主权时间

在这个月亮皎洁的夜晚,我应该如同往常一般蜗在20平米出租房里,才思泉涌地挥洒我的热血,在键盘上飞舞我的指尖,敲打出我脑海里的文字。

可是,今晚的我有些异常。

大家好,我是陈大妹,接下来的故事会用我的视角来陈述。

现在站在我身旁的是今天才认识的陌生人,做了半天都还没有的假男友-倾玖。就像前面说的那样,我会继续用倾美男来描述他。

经过这个男人几乎全程高速的危险驾驶,我总算被他带来了这片荒山野岭。

虽说这里很偏僻,但一路上我看到的这片区域,似乎是一片由独立豪宅构成的住宅区。从进入豪宅区的那扇金色大门开始,一路上闪着土豪金光芒的电灯柱也是在路上排列开来,好像就是要这么赤裸裸地告诉我:陈大妹小姐,欢迎你来到了富豪的世界。

虽然我不知道身边的这个倾美男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我已经决定回家的时候好好百度一下今天在歌剧院那里“偷听”到的“九江集团”,到底是什么鬼?然后好好确认这个男人到底是怎样一个身份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我和倾美男正走在一个大宅里面的花园里。从进门以后,就有一个穿着制服的管家模样的模特感觉的男人还有几个女仆装打扮的漂亮姐姐,领着我们走。按这些人的解释是:车子只能停在入口的那个大型玻璃车库里,主人不喜欢家里的花园被污糟糟的二氧化碳排气坏了心情。

我的心里塞满都是“逗比”这样的字眼。大晚上的,花园里的植物都在舒畅地排泄二氧化碳呢,怎么不说它们的排泄物是污糟糟啊。

由此我断定,这家的主人是个“怪胎”。

终于走了十几分钟,我们来到了住宅门口。不得不说这家大宅的装潢设计真是厉害了我的姐!那些好像从国外运过来的新艺术风格的雕花石柱、线条流畅优雅的楼梯扶手、抬头就尽收眼底女神壁画、无处不在的柔美画像、满屋子都摆设着的鲜花,如此精美的房子,真是让人看着心醉。

还有,看到屋内这些长得十分好看的管家和女仆,我意识到:噢!我来到了一个不得了的地方!

通过以上我判定,这家的主人是个品味高端的“高人”。

一路上同我走来的倾美男竟然不说一句话,不向我解释任何东西,就看着我傻笑。其实看着他还有其他人,我忽然觉得我这个穿着邋遢的运动装女子,好像很格格不入。

“到了,请公子和小姐好好享用晚餐。”这个在开场就自称自己为高管家的帅哥轻轻地推开房门,给我们打了一声招呼就和其他人离开了。

倾美男神态自若地推开房门,我也跟着进去了,因为要.享.用.晚.餐!

“倾玖你个逗比!你今天是不是把脑袋交给了二师兄!怎么你总是这么脑袋塞猪粑粑啊!早上把曾氏集团的宝贝千金曾月霏拒绝了,下午又把高盛集团的二千金活生生地气走。害我今天费了几年存下来的洪荒之力去讨好那两家的老头子,让我的工作量成倍激增!你倒是给我说说看,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因为你那个横空出世的猪女友说的惊世骇俗的内容,我的朋友都来骚扰我,问我变性手术哪家强!快给我死过来,好好解释!”

“姐,我不喜欢那个曾月霏,她侮辱了月霏这个名字。再说了那个高小圆不是你之前在电话里跟我吐槽,长得人模狗样抢你男人的女人吗?今天不是恰好帮你解气了吗?”倾美男如是说。

我晕......

一进房间,我房门都还没关好,就听到一把尖锐的女声狂轰滥炸地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害得我的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还以为自己来到这里不是为了好好吃顿晚饭,而是要赶赴刑场似的。

幸好被审问的凡人是倾美男,不是我。但是,她口中的“猪女友”说的可是我?

“喂喂,那个穿着邋遢运动服的卷毛猪,你倒是快点关上门,我要好好教训你!不知死活地竟然坏了我弟的声誉,今天我就要对你严刑逼供!”

噢,到底怎么回事了?我今天只是耍了一点小聪明,发挥了我这个作家该有的才技帮助一个可怜的那人摆脱万恶的相亲困境,我这样的人配得上“猪”这个头衔吗?

果然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欲吃饱饭,必破万难。经过一番心理调整,我冷静地拨动我的头发,帅气地回头,准备看看这个嘴巴恶毒的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怎么了,你说谁是猪了?”我不屑地将眼光从地面扫到眼前这长长饭桌对面的那个貌美的女人。

这个女人,是个尤物。

只见她身穿一件酒红色的连身裙,玲珑浮凸的身材紧致的地呈现在眼前,细细的铂金项链上那颗折射出耀眼光芒的钻石伴随着她的呼吸起伏。她那头御姐常配的大波浪秀发在她指尖浮掠后肆意地飘扬,高高在上的样子,就像一个女王训斥做了错事的大臣。如果不把自己形容成大臣,我怕自己就这么没出息地认了自己是头“猪”的事实。

跟这个女人相比,我可能真的是头猪。

“喂女人,你在那里窥视本宫的容颜,火辣辣的阳光在我身上大量着真是很猥琐。你再多看几眼,我就要你上缴10亿的鉴赏费了!”

这个女人说的话,真是霸道又好笑。长得美,就多看你几眼,还要交什么10亿鉴赏费,天杀的,我是遇上了个逗比吗?

“喂,女人,我可不是说逗比!我是女神,我是女神啊!”这个疯女人继续大声地张扬着。

“姐,你就不要欺负大妹小姐了。”倾美男拉着我的手入座在最近的椅子上,又继续说着:“大妹,那是我姐倾世。姐,这是我的女朋友陈大妹小姐。”

倾美男微笑着介绍我和他姐。然而换来的只是那个叫做倾世的女人一个轻蔑的瞪眼。这个姐姐果然十分讨厌我!

“大妹,拜托你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瞒过我姐。这个星期就摆脱你帮助我了,这一个星期,你的食物我包了,你的饥饿感,我会杀个片甲不留的。”倾美男清纯无比地看着我,作出了一个“干掉”的手势。

这个男人,太好了。敢问这个世界上,要上辈子积了多少福气的人才能遇上这么一个好的陌生男人,承包我一星期的伙食!

神啊,这个男人是你派来的天使吗?

“还有大妹,为了让我姐信服,接下来请你不要被吓到了。”

吓到什么?

没等我反应过来,倾美男就给了我一个吻额礼。

噢,幸好他夺走的只是我的脸油,而不是我的初吻,谢谢上帝。但是我的血液正在遭遇海啸,心跳也快得超出常理,我这是害羞还是心动啊?

笨蛋笨蛋,大妹你醒醒,这个倾美男是在沿袭啊!他今天还不是给了绿茶婊吻手礼吗?

没错,这个男人,是用颜值要妖惑少女的妖怪。

“喂,你这个丑女人怎么当着我的面和我的弟弟亲亲爱爱了!喂喂,距离距离!”

我看着倾世在座位上气炸了,急忙地走过来我这边。幸好这张饭桌有30米那么长,她走过来还是要花些时间。

“等一下。”我看着这个踩着风火轮的女人,站了起来提高声量地说到:“你是弟控吗?”

“Excuse me?”倾世一声一词地着重说到,一下子推开我的椅子,直接揪起我的衣领把我拖到了墙边。

幸好我是看过电视剧,见过大场面的人。这种情况下,这个大姐明显是怒火中烧了,但是就算眼前这个女人多么的霸气,也不能动摇我方才的推断。

她无法掩饰不自己的身份。

“弟控。我说你是弟控。”我靠近她的耳朵,声音狡猾地重复说到。

这时候倾世简直快把脸贴到我脸上,目光凌厉如同那把在砧板上闪烁着奇异锋芒的杀猪刀,凶狠地看着我这块猪肉。

“喂,我跟你说,你绝对不可以再说一次刚才的那个名词。”倾世用一种威胁的语气小声地对我说。

倾美男这时候已经淡定地在桌面上开吃,好像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姐姐不会杀了我似的。我看着桌面上那些丰富多样的寿司还有料理,我也是流口水的。但是先要解决这烦人的姐姐。

“弟控。”我不打趣地继续说到。

干嘛连弟控属性都不能承认,真是个不老实的大姐。我也是弟控啊,我家人朋友都知道,他们也照样把我当正常人看,最多骂几句变态。这一点丝毫不会妨碍到正常的生活。

“喂,我问你啊,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一副霸道女总裁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那个那个啊。”倾世的脸蛋泛着桃花红,声音时大时小,好像一个被自家孩子看到与自己老公做着羞羞哒的事情后,压抑着自己的温柔地辩说着。

“你真的很可爱。”我看着眼前这个心口不一的女人,继续淡定地说下去:“你只不过是一个带有傲娇特质的闷骚弟控。这一点从你说的一堆话里就可以听出来。大家都是同道中人,如果我连同类都认错,我就去跪你弟的腹肌”我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在她耳边说着。

“而且,我一出场,你那个眼神杀,实在充满了无限的妒忌。你叫我怎么不去怀疑呢?”我挣开了倾世的双手,自作潇洒的撩动我的秀发。

这样的推理很好,我感觉自己帅呆了。

“好吧,算你说对了。以后不准向任何人说出我的这个秘密。倾玖这个弟弟,我是打算宠他到他找到真爱为止的。一些像你这样不及格的女人,我是不会让你们逾越雷池半步的。”倾世转眼间,脸上浮现的都是一种姐控的软绵绵幸福表情。很快,她转身就走开,拉着倾美男到了她开始坐的地方。

“嗒嗒嗒”的高跟鞋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倾世就像一个高傲的女王在宣示自己的主权。

我像个找吃不讨好的兔子,蹦蹦跳跳地跑到她的身边,又在她耳边嘀咕着。

“放心,我也是弟控,我明白你的心情。”说完这句,我就侧着脸看着她的倾世美颜发了一下呆。我继续又补充道:“但是,你说我是不及格的女人,这点很侮辱人。虽然我对你弟没有那种感觉,但是就凭你这一句我觉得我需要表明一下我的立场。”

咧着嘴对倾世说完话,我就活泼乱跳地蹦到了倾美男的身边,靠着他的耳边低语。

“喂,倾玖啊。我告诉你哦,你姐她其实是......”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后面冲上来的倾世又拖到了墙边,来了个霸道的壁咚。

窗外的月光正好从窗外洒进来,照映在倾世的脸上,在柔和的月光下,她的花容月貌好像打了圣光。

“喂,对不起了。”倾世一脸不服气地看着天花板对我说。

她看起来很没有礼貌,但是却很可爱。

“很好,那我们还是愉快地吃饭吧。”我推开她的身体,大口呼吸了几下新鲜额空气。

真不是开玩笑,我觉得她不是想给我壁咚杀,而是想要“胸杀”我。被她挨得那么近地压迫着,我觉得我的“太平机场”都快凹下去了。

“很好。”

终于我又坐回了原位,安静静地品尝这顿一波三折的免费晚餐。而倾玖和倾世两个人则坐在对面欢声笑语地讨论着,他们还很多次看着我这边,阴森森地笑着。他们俩就像两个厨师贼眉贼眼地看着我,正盘算着要如何将我切片、打碎、搅拌,做成美味的寿司。

这样想着,我忽然有些歉疚地吃下了盘子里的最后一块吞拿鱼肉沫寿司。

太好了,这顿晚餐总算吃完了。

太好了,今天为止发生的事情都非常的具有戏剧性,可以好好的作为素材写进自己的作品里。

太好了,今天的我并没有被饿死。

太好了,我还活着。

评论
热度(2)

© ElingChen | Powered by LOFTER